小黄

楚郭 漫威 锤基 SPN大三角 POI
杂食党啥都看,非常好说话欢迎评论私信互关(●'◡'●)ノ❤
偶尔画画图pp图

【楚郭】想吃草莓味锅巴吗,小子?(日常+车)结尾篇

释邪:

这章肯定没有之前那么有趣,主抒情。先打个预防针。


期待那个陌生男人的你们估计失望了(bu)


 


第二天早上,阳光跳到楚恕之脑门上。


尸王睁开眼,身边是空的。


仿佛偌大天地间只有他一个人,熟悉的,每天早上醒来的空荡。


楚恕之想也不想抱着一大团被子就往外冲。


郭长城!


干嘛呢?小锅巴系着围裙走出来,衬衫没有扣上,脖子上是星星点点的红——他昨晚的杰作。郭长城甜甜地笑了,刘海软软地搭在额头上。都十一点半了,准备吃午饭吧。


楚恕之答应了一声准备做下来,突然反应过来,今天周五!


一想到迟到了赵云澜那个欠艹的领导会拿他俩开什么样的破刀,今年的奖金能不能保住明年的党会是不是要他老人家去参加感受社会主义文化的优越性,人民的好警察老楚的冷汗刷地就下来了。


楚恕之哀嚎着准备跟赵云澜扯一个他俩卷进乱坟岗迷阵出不来的扯淡故事,准备把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旷工扯过去,却听见在那边盛汤的郭长城说,我给赵处请过假了。


请的什么假?楚恕之嘴欠问了一句。


我还没说理由赵处就说懂了懂了,还说如果我不舒服可以再来一个星期带薪休假。楚哥,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楚恕之大手拍拍小锅巴暗自腹诽,丫赵云澜认为我不知分寸,折腾到下不了床?


尸王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着被子晃荡着去换了衣服洗了漱,人模狗样的坐在餐桌前。


实不相瞒,昨晚辛苦耕耘还没吃早饭,确实饿了。


一说到早饭,就想吃辣松面包;嘴里辣松的香气还没出来,就回忆起那个莫名其妙和郭长城走的那么近的陌生男人。


尸王想到这就开始生气,气到整个人鼓起来。


另一边做菜的小锅巴碎碎念:哎?没有把醋瓶盖子打开啊?怎么这么酸啊。。。


自家小孩儿毫不在意的模样更是让差点成气球的楚恕之恼火,偏偏这个时候好死不死有关部门一个电话打进来,楚恕之这几天忙到爆痘的案件字眼连珠穿似的从听筒里往外蹦。


楚恕之本来就不那么好看的脸色更难看了,挂了电话极其不情愿的打电话给自家领导。


赵。。。


呦,老楚?醒了啊?昨晚怎么样刺激不。。。赵云澜的声音抹了油一样滑出声筒在楚恕之脑门子前到处晃,不正经的尾音上挑带笑。昨晚把我们所有人放了鸽子抱得美人归,不仗义啊?


楚恕之被他那油嘴滑舌的样儿惹得想骂人,想了想刚才担心的未来,又把嘴闭上了。


还吓尿了厨师?啧啧,真是了不得了啊老楚,功德枷拿掉就造了反了?再护着小郭也不能这么护着啊?


厨师?什么厨师?


一脸懵逼的楚恕之看着背对着他的耳尖红红的郭长城,一狠心愣是掐断了赵处长滔滔不绝的恭喜赞叹调。


他心里有点眉目,更多的还是一脸懵逼。


起身走到做饭的小孩后面,歪着头就是一个吻。轻柔缱绻地,格外轻柔地触碰小孩的唇齿交互留连。


薄荷牙膏味的吻,格外甜格外软。


楚哥。。。


嗯。楚恕之应了一声,对上小郭的目光。你小子还算涨了点本事儿,知道用嘴呼吸了。


还不是楚哥你教的。郭长城笑的有点狡黠,带着这个年纪男孩子特有的调皮干净味儿。他来了特调处几年,圆滑算不上,接话的本事还是学了一点。


我教你?我没教你半夜和男人勾肩搭背吧?郭长城啊郭长城,真的长本事了。老楚说,意识到失言地咬住舌尖。


 
结合日期和刚才赵云澜超大声通话导致的内容扩散,郭长城突然明白了楚恕之对他爱答不理的原因,他没有想到活了几千年的人会因为这点儿小破事犯脾气像个三岁小孩儿。


不是,楚哥。。。那个男人是昨晚的厨师!哭笑不得的小锅巴比划着手,我想昨晚请你吃饭的,我。。。我亲自下厨。但考虑到你吃的东西不是那么好做,就去打听了一下,让。。。让他帮帮我。


老楚老脸有点红,尸斑差点变出来:你为什么给他握你的手?气势软了七分。


哎呦楚哥你都在想什么呢?小郭急了,皱起眉,眼睛反而亮亮的,有一点说不出来的鲜活动人味道。他教我怎么掌勺啊!那人说了,做这种菜火候掌勺都很重要,要想得到某个人的心,先要,额。。。


郭长城白白净净的小爪子在空中乱晃,搅得人眼花,心也痒。


楚恕之硬生生是把某些欲望再一次压下去,开启嘲讽:就凭你,小子?楚恕之想起相亲那天他点餐时候侍者的脸色就想笑。


郭长城微微一笑,半是炫耀半是不安地从他的小布包里拿出来几个保温餐盒码在特调处的大桌子前。


宫保鸡丁,三分熟带血丝的。


闷活鱼,尾巴还会甩的。


凤凰蛋,郭长城烧了满满一大碗,油亮亮的。


他还炖了牛骨汤准备了生脑当凉菜,就差割腕撒点血给楚恕之当饮料了。


满满当当一大桌子,确实够他尸王饱餐一顿的,但是楚恕之的关注点不在这里。保温盒子效果好,昨晚做的菜到现在还是温温乎乎的,熏的楚恕之眼睛有点模糊。


郭长城眼力神儿还是不够好没注意到楚恕之此刻的异样,捏着衣角独自说:我来特调处这么久,一直没发挥什么用处,大家也没嫌弃我,特别是楚哥你,对我特别好,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三百年功德枷已满,楚哥早就是真正的楚哥了,我嘴笨也说不出来什么,就是觉得这个周年有点纪念意义。。。


小郭说到这,短促地笑了一下,又抱出来一大堆盒子,说,你看我这个记性,大家把礼物放在我这,我差点给搞忘了。


他一个一个地把盒子打开。林静给了个据说开了光的符,汪徵桑赞送了一幅写满祝福的壁画,祝红给了一小片辟邪的蛇鳞,李叔是一大包小鱼干,大庆是打印的一堆肥猫自拍照,赵云澜直接写了个条儿,批了二人一个月带薪休假,沈巍则是规规矩矩送了串佛珠,也不指望尸王能戴,行善的意思到了。


甚至,一个来自城城南乱坟岗的包裹,码的整整齐齐的人类牙齿,男女都有,小心翼翼地摆成了一个爱心的形状。


楚恕之听见自己的声音,干涩得像是许久没有开过口。


一群笨蛋。。。我堂堂尸王哪里需要这种东西?


谁都知道他骨子里的张狂骄傲,谁也都晓得这个人内心的柔软。


就像他一时的嘴硬,谁也不拆穿。


那你的礼物呢,小子?楚恕之抬起眼,眼眶一片通红。


我就在这里啊。小孩子傻傻地笑笑,楚哥你愿不愿意和我。。。


他剩下的话被楚恕之的一个吻堵了回去。楚恕之灵巧地撬开小孩的牙冠,迫不及待地探索遗忘了一个星期的味道。他吻的相当用力,唇齿狠狠撞上对方的。郭长城的耳朵变成深红色。


这才叫接吻,小子。分开后的楚恕之摸摸郭长城的脸,学着点。


还有怎么又忘了用鼻子呼吸?呆鹅。


郭长城小脸一红,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整个就埋进楚恕之怀里,搞得楚恕之血液往一个奇怪的方向涌。
郭长城你要想好,我可是。。。楚恕之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语气,他再毛糙也知道这个时候一切都大意不得。


他杀人不眨眼的,冷漠心肠却格外固执的楚恕之。


我想要昨晚的承诺。郭长城说,声音闷闷的从他的居家服里传出来。不用再说了,楚哥。我知道的。


他是单纯的像兔子一样无害的,平凡却有着自己力量的郭长城。


小孩的声音很轻,天真的语气却吐出了最坚定的话。


楚恕之叹了一口气。


问你个问题啊,郭长城。楚恕之对着郭长城毛茸茸的脑袋说,此刻上午的阳光正好,融化冰雪的温度凝固在他的额角,淡淡地洒在郭长城身上勾勒出金黄的轮廓。


他们像是自盘古开天时就在一起的契合,又像是因为一个拥抱才成为完整的彼此。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在彼此的身边,需要与被需要,交互的温暖与爱恨。


嗯,楚哥?郭长城抬起头。


为什么我昨天在你的外套里找到了这个?楚恕之不知从哪变出一只润滑剂,周四晚上请吃饭,你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晚上该,干什么?


感觉到某个奇怪东西顶着自己的郭长城小声讨饶:楚哥。。。饭,饭再不吃就凉了。


吃饭,谁还想吃饭?


他此刻只有一个想法,这纪念日 老子不光要纪念,更要日。


END


彩蛋:


赵云澜:辣鸡老楚?敢挂老子电话?汪徵,把老楚年终奖给我扣了!一个字儿别想拿。


沈巍:他有郭长城养着呢。


赵云澜:郭长城的一块儿扣!记无故翘班!!!找到男朋友就蹬鼻子上脸了还这小子!!!


突然来检查听到一切的郭长城舅舅:???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谢谢看下来的楚郭女孩和提醒我翻车的小天使(扶着被lof骚断的腰痛哭)


之后再更新估计就是番外小甜饼日常了。


对于我这个大刀子写手来说,这样的文风还是第一次挑战,谢谢包涵。


emmmm最后一个bb问题:请问你们为什么喜欢这种无脑沙雕甜饼?四十米大长刀不好吃吗?

评论

热度(324)